<form id="drbhh"></form>
<address id="drbhh"><nobr id="drbhh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drbhh"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drbhh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篩選分類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篩選分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篩選
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 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悅人悅己 | 不管路多長,現在出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月24日,籍公司年會之際,熙悅做了一次品牌發布——“悅人悅己”。成立14年來,總給客戶策劃各類發布,這還是頭一回為自己策劃。時值新年,有同學誤以為這是新一年的主題,在這里明確一下,悅人悅己是熙悅的愿景\愿景\愿景,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努力去達成的目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難免大家會疑問,愿景不應該是恢弘高遠如“成為全球一流科技公司、成為中國房地產行業領跑者”之類?確實,討論之初,我們也有過很多類似的不同方向的思考和表述。最后當“悅人悅己”被希哥提出來,與會同事即迅速形成一致意見,就是這四個字了。這也充分說明企業文化不是生造出來的口號,而是內化沉淀下來的一種共同價值觀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悅人悅己,要說簡單也簡單。首先我們希望受眾在接受品牌信息的過程能更愉悅一點,F在的媒體環境確實讓人厭煩了,從 “不收禮”、“羊羊羊”、“馬蜂窩”式簡單粗暴的轟炸,到各種APP開屏、瀏覽器彈窗;甚至當我們專門去查找一個品牌的15秒廣告準備點開視頻的時候,前面還必須先播放好幾段共90秒的廣告,更不要說那些每天都甩不掉的電話推銷。我們換位作為一個普通消費者也十分抗拒這樣的廣告信息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科技的發展、大數據的應用,品牌傳播本應該是更精準的觸達,在對的時間、對的場景傳遞受眾感興趣或者需要的信息。但目前,只是越來越高頻次的強行觸達,是否有效全憑概率,但愿這只是行業重塑不可繞行的過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入行的時候,廣告沒有那么多技術加持,也少有連番轟炸。每個出品都務求以創意勾起受眾興趣,信息也單純。以房地產行業為例,每個項目、每一家品牌都著力描繪一種未來生活場景的美好,造一個夢。麗江的美善、方圓的哲學、萬科的人文……初創的熙悅也一直不遺余力的達成與消費者的有效溝通,從海倫堡的ICITY,到匯景新城的百年家族,再有清水灣的第二人生;我們鉆研產品的每個價值點,也探尋生活背后的意義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做廣告,做品牌管理,更多的時候不是生產一件有形的產品,而是營造功能以外的一種心理感受,是一種附加值。雖然看不見摸不著,卻能夠影響著一部分人的認知、情緒和判斷。這樣的過程理應帶來美好聯想和記憶,而不只是蒼白的信息告知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我們追求“悅人”絕不是要回到過去。時代、環境、手段都不一樣了,現在媒體的定義更廣泛,內容分發的機制不斷變化。朋友圈、抖音、二次元、社交裂變、高度交互,如何在沉浸式營銷過程中持續創造消費者與品牌的連接、情感認同,對我們來說都是全新的挑戰,也是前進的原動力。從“保利是個P”品牌發布的全國轟動,到雅途酒店“第25小時原創生活藝術”紀錄片的一鳴驚人,熙悅努力突破自己的專業邊界。所以“悅人悅己”這樣一個愿景,足夠我們前赴后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個層面的“悅人”,指向的是我們的企業客戶。品牌不是單純的藝術,它為銷售而生,是營銷鏈條的一部分;作為品牌管理公司,我們的工作相當一部分體現在服務上。今時今日,同行們經常吐槽:甲方沒有方向、朝令夕改、時間要求總是“盡快”……。拋開市場因素,從自身找問題,核心就在我們沒有主動的、前瞻的為客戶思考。今天的甲方已經不是二十年前的甲方,其視野、資訊處理、資源整合,要遠優于大部分的廣告公司;同時,規模急速擴張帶來的運營機制、節奏的改變,都倒逼乙方服務必須做出調整,否則最終要分道揚鑣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,我們需要以小步快跑的方式,縮短碰撞的周期、多采用小方案的方式不斷凝聚雙方共識,減少大案偏差所帶來的損耗。另一方面,將策略創意前置,為項目前期規劃設計提供大概念指引,發揮品牌管理更大的價值。過去幾年,熙悅在這兩個層面的嘗試都看到一些成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,我想聊下“悅己”。我的觀點是悅人先悅己,所以這第三個層級其實更重要。往現實里說,做這行不容易,創意人的光環早沒了,年輕人更愿意去互聯網企業;我們這些老鳥能堅持下來,依靠的除了自己的念力,很大一部分就是那點興趣以及自娛自樂的精神。熙悅要活下去,就不得不讓這家公司開心一點,還好,在我們的DNA里就有個“悅”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拋開現實形而上,廣告很大程度上就是從業者的生活經歷本身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如印度導演塔森(Tarsem)在解讀自己身價的時候所說:“你出的價錢,不只買到我的導演能力。而是買到我喝過的每一口酒,品過的每一杯咖啡,吃過的每一餐美食,看過的每一本書,坐過的每一把椅子,談過的每一次戀愛,眼里看過的美麗女子和風景……” 是的,創意來自人生的積淀、是對生活的理解,是用自己的心智影響其他人心智的過程。很難想象,不把生活過好,如何能把品牌管理好。至于如何把生活過好,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答案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工作上的悅,我覺得還來自兩個重要的方面——專業與師友,這也是熙悅三重角色里的前兩位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專業,是一種高效為客戶解決問題的能力。廣告不是一個高門檻的行業,但要對得起專業這兩字,一點不容易。如果沒有一點天賦,能做的就是時間上的付出,不斷重復磨練、定期復盤是專業精進不可繞行的必修課。當然,廣告人最寶貴的就是時間,時間上的自我管理和團隊管理,直接關系到工作效率。就拿開會來說,提前準備、充分討論、準時結束、會上形成書面結論。高效會議所節省的時間和精力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大得多。接下來,熙悅將總結推行更多具備實操性的方法工具,讓大家有更多時間精力打磨專業。能力的提升、市場的肯定,這些專業上的成就感,最終帶給我們更長久更充實的快樂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師友,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。廣告行業的各種“苦”,很大一部分因為有合作默契的伙伴而得以化解。這群伙伴既是良師也是益友,資深員工自覺為新人示范、傳授經驗,畢竟自己也是從小白鼠走過來,更重要的是在這樣的過程中自己得到總結提升;新員工也為團隊帶來活力與刺激,從而達成教學相長的雙向成長。這幾年,熙悅走進廣州美術學院城市學院,是希望能利用專業承擔社會責任,同時讓傳幫帶的價值觀反哺企業。正是有了亦師亦友,甚至如家人一般的伙伴,遇到難搞的案子大家會相互激發;遇到委屈挫折彼此會相互鼓勵、相互依靠;事業的道路上,我們才能堅持走下去,快樂的走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個混沌的年代,熙悅首次發布自己的愿景和價值觀,不是因為我們完全看清楚前路,而是因為我們相信,相信只有回到我們的初心,讓自己享受創作過程的快樂,品牌才能為消費者帶來美好體驗,才能為客戶創造價值。這條路不知有多遠多難,今天我們已經出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標簽: 熙悅、熙悅品牌管理、熙悅文化、悅人悅己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注熙悅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债逆回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