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xmp id="q2geg"><optgroup id="q2geg"></optgroup><nav id="q2geg"><code id="q2geg"></code></nav>
<nav id="q2geg"><code id="q2geg"></code></nav>
<tt id="q2geg"></tt>
  • <nav id="q2geg"><code id="q2geg"></code></nav>
  • 請篩選分類:

    請篩選分類

    篩選
    分享 
     
    悅人悅己 | 今天不會有什么結論,但今天必是一個開始

    “我不認為今天會有什么結論,但今天必定是一個開始!

    這是我寫在一個品牌案第一頁的一句話,

    我想把它用在熙悅第14年這樣的時間點上,

    有人會說這是句廢話,

    因為每天都是新的一天嘛。

    但在我看來,從業廣告20多年里,

    有太多的人,太多的公司。

    在她或長或短的從業時間里,僅僅開始過一次。

    然后只是不斷的重復著這個開始,

    一直到結束。

    而現在的熙悅,若不再開始,也必是死亡。


    大環境在變。

    紅桃皇后的一句話成了圣經:

    以你現在的速度你只能留在原地。

    如果你要抵達另一個地方,

    你必須以雙倍于現在的速度奔跑。

    科學的講,這符合廣義相對論里面時間的特質。

    傳統廣告在無效的下坡路,越滑越深,

    之所以還沒死,

    無非是客戶的“不做不安全”的心態使然,

    不舉例了,這樣的例子太多。


    一種形態的消亡史,

    也必是另一種形態的成長史,

    廣告將以另一種形態繼續發展。

    大明的《華帝法國隊奪冠退全款》

    就是一個為數不多的好的例子,

    而我們為保利雅途酒店打造的IP《第25小時》,

    也是個好開始。

    雅途酒店云浮第二季可以期許。

    還有云上西棠,時光里,天悅這樣的好開始。

    究其根本,

    忘了誰講過的,

    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媒體,就是你的大腦,

    這是我認同的,也在努力的。

    說回熙悅,

    這些年走下來,

    走著走著,便模糊了,便懶了,

    也不想去趟那些未知危險的暗河,甚至冰川了。

    我感覺,

    他走著走著把自己給丟了,

    我想我得先把他找回來。

    找回為什么要做這家公司的那個“零”。

    當年我們是想做一些不一樣的廣告,

    不是嗎?

    我們是想做成像之前藍色創意那樣的學校,

    不是嗎?

    我們是想快樂的、不加班的,不茍同的,

    不是嗎?

    還好現在找回來還不遲,

    還好我們一邊在回,也一邊再開始。

    熙悅的愿景是“悅人悅己”:

    先用專業悅人,再用作品、用生活悅己。

    很老派,卻是我們的真心,

    底子里、根子上,

    就是“人人為我,我為人人”。

    陳可辛那部老港片《新難兄難弟》里,

    梁家輝掛在嘴巴上的這句話,

    也掛在了人的心里。


    “熙悅”這個名字,

    是因為“喜悅”用不了,而取得眾樂樂的意思。

    底層邏輯里,三層關系不會丟,也需要重提:

    “專家,師長,家人”。

    所以,熙悅好的傳統會一直延續下去,

    比如好的公司氛圍、家人的親切感、

    B格越來越高的下午茶……

    也會有《深夜食堂》,

    “傅總下面給你吃”這樣的東東出來;

    所以,

    “品牌資產管理專家”的定位也會重提。

    最近十年來,一些深度服務成果:

    像保利地產(發展)品牌、保利物業,

    雅居樂旅游地產品牌……

    得整理,總結出來,同時也得反芻。

    所以,

    我們的品牌新工具——《品牌生命體》,

    也在實踐中。

    所以,現在熙悅提案PPT的第一頁會寫上:

    “你有多久沒有因為創意而感動了?”

    我是要你來督促我,來倒逼我,

    逼出那個骨子里的“新熙悅”來。

    所以,還會有很多的所以……

    所以,

    希望她快快的來,快快的實現,

    最好就在今天。

    是的,

    今天不會有什么結論,

    但今天,必是一個開始。


    關注熙悅
    国债逆回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