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drbhh"></form>
<address id="drbhh"><nobr id="drbhh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drbhh"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drbhh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篩選分類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請篩選分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篩選
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 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Re – happiness 熙悅十年
                      給廣告人的一封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在中國傳播業的發展歷史里,熙悅的十年,就是傳統傳播業發展壯大、到下滑、到式微的十年。傳播業也從客戶席上的貴賓、大師,卑微的退到了體力工作者、學生甚至乞討者,這十年,我們的客戶進步的速度遠遠超過了我們自身提升的速度,人才的底門檻、經濟收益的低回報,以及這個行業缺乏自我保護而導致的無序競爭,令僅有的“不做總統就做廣告人”的精神圖騰顯得遠古而蒼老。在十年的長跑里,我們從領跑變成了落后,而且距離越來越遠!皬V告將死”的警示,已經在我們的上空呼喊了近十年,我們像上個世紀40年代的倫敦人一樣習以為常,直到第一顆炸彈在我們身邊爆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時,我們才像溫水里即將煮熟的青蛙一樣,開始躁動:廣告死了嗎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真的死了,她死在了我們固步自封里,她死在了廣告業這個日漸枯竭的池塘里,她死在了互聯網平等、交互、人人都是自媒體的下一個春天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告死了,但傳播依然在生長,而且在野蠻的生長!請記住我們是一個傳播者,只要有信息的不對稱,就有傳播存在的價值!沒有互聯網的時代,我們用平媒、用電視、用活動在做著傳播工作。當互聯網革了傳統三板斧命的時候,我們就集體失業了沒?上個世紀50年代,電視的出現曾讓麥迪遜的驕子們驚慌失措,但帶來的卻是未來數十年廣告業的空前繁盛。為什么?是因為創意不死!是因為你們正在轉動的這顆頭顱。是信息不對稱下的乾坤大挪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熙悅十年,是由上及下的十年,是嚴謹控制的十年,是犧牲數量和經濟利益換取品質與口碑的十年。在這種思維下,我們用很多成功的案例證明了我們在傳播業的存在與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時代背景下的傳播巨變,讓每一位傳播業從業者回到了同一起跑線,也包括我們的客戶。這是個最好的時代,這是個最壞的時代。這看似革了我們的命的巨變,卻給了傳播業這個病人一次重生的機會,也給了我們一次再次成為領跑者的可能,雖然這很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Re-happiness”,作為熙悅新十年的注腳再好不過:Re,是從今天開始,換個玩法;Re,是牛B、牛B、繼續牛B;Re,是重新做個學生;Re,是初心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這是屬于你的時代,請加入我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注熙悅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债逆回购